2019年04月17日 星期三

逮“知了”

徐柏文

       岁数大了,有些“耳鸣”,整天嗡嗡作响,诱使我不由地联想到年少时夏天的“知了” ,如“耳鸣”般的声音,一直充斥整个夏天。

       夏天的午后,闷热。家中房后一片柳树林里,不时传来阵阵“知了”嘶鸣声,此起彼伏,千呼百应,响成一片,像一支无形的乐队,鸣奏着大自然的交响曲。大人们被“知了”搅闹声惹烦了,回屋睡去了。我们一帮皮小子,则兴奋地拿起逮“知了”的家什,穿着短裤和露脚指头的鞋,光着膀子,屁颠屁颠地跟随在大孩子后面,去柳树林里逮“知了”。别看人小,逮知了可是行家里手,法儿多的很! 

       粘“知了”。用一长长的竹竿,在竹竿头上,捆绑一短细、韧性枝条即可。

       在去柳树林的路上,抓一把麦粒放嘴里,边走边反复咀嚼,麦汁咽肚里,面筋吐出来,把这黏黏的面筋涂抹在竹竿枝条头上,便蹑手蹑脚地走到树下,侧耳,细听哪里知了叫声大;仰脸,细瞅知了趴在树上什么地方;然后,屏住呼吸,顺着知了所在树干,慢慢伸出竹竿,避开茂密的枝叶,轻轻地向前移动(知了很机敏,稍有动静,树上的知了就会“嗡”一声全飞走了),距知了三四公分时,凝神,稳、准、快,前推竹竿,“知了”便被牢牢地粘住了,尽管它拼命挣扎,惨声尖叫,也无济于事,嘶啦着被装入瓶中。

       射“知了”。“武器”用的是弓箭。

       做箭时,找一根轻细秫秸秆,将一钢针插在前头(外露约二公分),用细线缠绕固定住,尾端割一细口即可。制作弓时,用一弹性大的竹条弯至半圆,用结实绳子连结竹条两端(约二十公分),将弓固定在长长的竹竿顶端,在弓前边用铁丝拧一圆圈(套箭用),并从圆圈处拴一结实长线(同竹竿长度),在弓弦下方竹竿上用刀割一凹槽便妥。射知了前,用力将弓弦拉至竹竿凹槽处,并压住垂直的长线,箭通过前方铁丝圈,将箭尾端搭挂在弦上即可。然后双手慢慢端起“武器”,悄悄地伸向“知了”,约距十公分左右时,稳住,瞄准,轻轻拉动长绳,弓弦绳被从凹槽中拉出,箭借弹力“嗖”一声射向“知了”,知了带着箭,尖叫着从高高的树上滚落下来。

       烧“知了”。与粘和射“知了”不同,烧知了必须是晚上,而且天越黑越好。

       晚饭后,随着夜色的降临,“知了”已不再鸣叫,喧嚣了一天的柳树林,逐渐寂静了些。和约好的几个小伙伴,摸黑先到麦场里抱些麦秸,而后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去了柳树林。这时,不用像白天那样小心翼翼,动静稍大些“知了”也不会飞走。把麦秸分别堆在树下不同地点,随后逐个点燃,迅即快速爬到大树杈上,猛力摇晃树枝,小点的树直接用脚踹,“知了”便如飞蛾,成群懵懵着扑向火光,被烧死在火堆里。火慢慢熄灭了,知了也就烧熟了,手电筒照着,用柳棍将知了从火灰中拨拉出来,烧熟的知了焦黄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边拨拉边贪婪地吃,不时从嘴里向外“噗噗”吐出一些吃进去的灰。在无肉可吃的贫困年代里,算是开了荤,解了馋。那感觉,那心境,那得劲,胜过现在的任何“烧烤”。吃不完的便装入布袋里,提溜着,像战利品一样带回家去。

       逮“知了”时,在树上还发现了许多“知了”壳。

       它是“知了猴”蜕变成“知了”时脱掉的“衣裳”,是一味很好的中药材,公社医药站收购。我们便找捡了许多,卖上几角钱,高兴的一蹦蹦的。就是那几角钱,也舍不得花掉买零食吃,而是买上铅笔、橡皮,或几张黑黄草纸,裁订成本子,用于写字学习。

       那时,感觉夏天真好。那片柳树林,远远望去,树梢上像一团团淡雾缭绕,绿影婆娑,微风荡起,枝条摇曳,既能在此遮荫纳凉,嬉戏玩耍,又有好吃的“肉味”,还有可卖钱的“知了壳”……一夏天,那里成了我们一帮孩子常聚的乐园。夏天悄悄地过去了,可是我们依然还很怀念……

       小时候的经历,时常在梦中重现;彼时吃“知了”的滋味,已融于味蕾舌尖;现每赴饭局,必点炸金蝉,在咀嚼美味时,若有所思地又回想起了儿时的夏天……


上一篇:暂无

下一篇:县政协《漳河春潮》征稿启事